“土十條”或帶動萬億投資 政策落地被指有難度

  隨著國務院相繼公布“大氣十條”、“水十條”,市場對屬于三大污染治理之一的“土十條”翹首以待。據悉,“土十條”近日已由環保部提交至國務院審核,出臺腳步進一步加快。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我國土壤修復的技術、商業模式、市場化程度都不成熟,“土十條”的落地要比要“大氣十條”、“水十條”的落地更難。

  “土十條”已提交國務院審核

  近日,環保部科技標準司副司長劉志全在中國環博會高峰論壇期間透露,“土十條”已由環保部提交至國務院審核,預計2016年出臺可能性較大。此前的2015年3月,環保部副部長李干杰也向媒體透露,“土十條”經過了幾十稿的修改完善,征求了有關部門和地方政府意見,在環保部已經走完相關審批程序,下一步修改完善后將提交國務院審議,“我們期待能夠在今年出來”。

  實際上,編制“土十條”被列為今年環保部重點工作之一。5月7-8日,環保部長陳吉寧在內部的“十三五環保規劃”討論中提到,編制“十三五”規劃時,要抓緊“大氣十條”“水十條”的實施工作,認真編制好“土十條”。

  5月12日,騰訊財經向環保部宣教司求證“土十條”的進展情況,對方回答目前還未有可透露的消息。不過,騰訊財經了解到,“土十條”的總體目標定位為到2020年,土壤污染惡化趨勢得到遏制;農用地土壤得到有效保護;建設用地土壤安全得到基本保障;土壤污染防治示范取得明顯成效,土壤環境管理體制機制基本健全。

  或帶動萬億投資

  國務院醞釀推出“土十條”的背后,是我國土壤污染的嚴峻形式。2005年4月至2013年12月,我國開展的首次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顯示,全國土壤環境狀況總體不容樂觀,部分地區土壤污染較重,耕地土壤環境質量堪憂,工礦業廢棄地土壤環境問題突出。工礦業、農業等人為活動以及土壤環境背景值高是造成土壤污染或超標的主要原因。全國土壤總的超標率為16.1%,其中輕微、輕度、中度和重度污染點位比例分別為11.2%、2.3%、1.5%和1.1%。

  有分析人士認為,隨著“土十條”的順利推進,土壤修復市場投資機會明顯,有望帶動新一輪投資熱潮。上海市環境工程設計科學研究院有限公司總經理張益指出,土壤修復市場很大,帶動的投資規?;虺^“水十條”。此前,環保部通過運用國際通行的模型,對“水十條”的影響做了預測評估,土壤修復市場很大,從中長期考量,若“土十條”發布之后,帶動的投資模式將遠大于5.7萬億元。

  環境保護部生態司司長莊國泰也曾公開表示:“與大氣、水污染治理相比,我們的土壤污染治理幾乎沒有起步,總體差距較大,土壤污染防治需要的資金量非常大,至少需要上萬億、幾十萬億的投入才行?!?/p>

  落地仍有難題

  E20環境平臺高級合伙人薛濤則向騰訊財經指出,我國土壤修復的現狀不容樂觀。E20是一個業內有影響力的環境產業聯盟。薛濤從礦山修復、城市廢棄地修復、農村耕地修復三個方面進行了闡述。

  “礦山修復就是常規操作,用土掩蓋,投資不是很大。一線城市的廢棄地,也只有那些能折現地價的才可能被修復,而很多二三線城市,因為地價不夠高,修復費用甚至超過地價,就只有把廢棄地封閉起來。而農村耕地投入產出就更不成比例了,只能靠國家公益資助,市場上幾乎沒有做農村耕地修復的公司?!?/p>

  據此,薛濤判斷“土十條”的市場潛在規模廣闊,但不會“立即整出太大的動靜來”?!拔覈寥佬迯图夹g比較初級,基本以工程為主,把污染土壤挖起來埋掉,無法大規模承接相關產業?!毖M一步指出,土壤修復投資大、收益慢、回報低,目前沒有成熟的商業模式,缺乏好的市場主體,更缺乏好的購買主體。

  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會長、桑德環境(000826.SZ)董事長文一波同樣指出“土十條”的落實比起“大氣十條”“水十條”要花更多的錢,難度更大。他透露,包括桑德環境在內的多家環保公司都對“土十條”帶來的市場感興趣,但現實卻很殘酷:“商業開發價值大的土地開發商自己就修復了,根本沒有真正的市場化。而商業開發價值不大的就只能靠財政支持,環保公司參與獲益較少?!?/p>

  文一波進一步向騰訊財經表示,要想“土十條”落到實處,技術、商業模式都不是問題,最重要的還是資金來源。他透露,目前全國土壤修復市場每年才20億元左右,“連數萬億的零頭都不到,剩下的資金從哪里來?”

  數天前,財政部也印發了《關于推進水污染防治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實施意見》,要求各地在水污染防治領域大力推廣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提高社會資本環境保護投入的積極性。今年,為落實“水十條”,財政部將水污染防治專項資金的預算規模增至130億元,較上一年增長53.8%。

  5月7日,財政部經建司副司長孫志公開表示,財政部將重點加大對大氣、水、土壤污染治理的支持力度,繼續實施農村環境的“以獎促治”,把資金集中于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環境問題,以支持生態文明建設。

  能夠預測的是,中央會進一步加大土壤污染治理的財政投入,并且期望撬動更多的社會資金入場。不過,薛濤尖銳的指出:“中央財政最多能下發100多億元,地方政府再配套些,這又能撬動多少社會資金?”

  本文來源:騰訊財經訊 (馮軍)

上一篇:
下一篇:
美国内衣橄榄球 股票二维码微信群 捕鱼街机电玩城 黑龙江三十六选期开奖结果 多乐彩11选5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l 吉祥麻将下载 看k线图买卖股票 十一运夺金开奖号码 北京pk拾彩票网官网APP下载 免费精准资料期期精准